永生蝶



【永生蝶】
皮还是原来的皮,肉却不是原来肉了。
1.
——欧仁妮?
——欧仁妮?
似乎有人在叫我。
啊……是谁啊……
“是梦?”
惊醒的我猛然意识到那是个梦,“就算是埃贝尔娜现在也不会来叫我吧……”
即使是习惯起来很早的旅店主人埃贝尔娜这个时候也还在休息吧。
我望了望外面沉重的夜色,又盯了一眼时钟——时针正指在‘3’上。
再睡一会儿吧,我这样想着。
不知多久之后,“欧仁妮?”,随之是一阵敲门声。
“埃贝尔娜吗?等等……”我忍着睡意勉强爬起来整理好仪容,打开门。门前站着的是——棕色头发的年轻女性,灰蓝色的瞳孔十分漂亮——埃贝尔娜。
她露出了一贯的美丽笑容,“下来吃早饭吧。”
“嗯。”我简短的回应了一声,一边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一边走下楼梯。
三天之前来到这个山谷里面,原因是同学说这里有异常美丽的蝴蝶——一边翅膀代表黑夜,绘制着玫瑰,一边翅膀代表着白日,显现出齿轮的图案——“据说代表着长生不老哟,欧仁妮要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吗?”当时一时糊涂就答应下来了。
现在倒也不后悔来这里呢,环境颇好有没有蝴蝶也就无所谓了。
“欧仁妮,你也是因为这里有‘永生蝶’才来的吗?”埃贝尔娜说出永生蝶这个词汇的时候,眼里有一闪而逝的奇怪神情。
“‘永生蝶’吗?我倒是不大在意,听朋友说风景很好才决定来这里的。”
“这样吗?”埃贝尔娜突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,而后又一次换上了笑容。
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呢——这个问题我最终没有问出口。
“快吃吧。”埃贝尔娜说完这句话就起身上楼了。
唔,今天埃贝尔娜做的东西一如既往的好吃呢。
擦拭得很干净的玻璃上,一只与照片上无异的蝴蝶轻轻的扑闪着翅膀——“‘永生蝶’?”
我并未想到真的会在这里看到这种蝴蝶。
“埃贝尔娜!埃贝尔娜!我看见‘永生蝶’了!”
这种难得一见的蝴蝶自然要叫埃贝尔娜一起——我后来给自己补上了这样一个理由,不暇思索地呼唤埃贝尔娜。
“‘永生蝶’?”埃贝尔娜从屋子里跑出来,并无我想象中的惊喜,而且——惊恐。
她的平跟鞋急切地敲打着木质的楼梯——“怎么会这么着急呢……”我低声说着。
她扑在玻璃窗前,放大的灰蓝色瞳孔颤动着。“啊、啊。”埃贝尔娜极不自然地说着什么,我并没有听清。
“什么,埃贝尔娜?”我试探着问她。
“嗯?”她突然变回了之前那副正常的样子,挂上得体笑容转过来看着我。
“刚刚怎么这么奇怪呢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她,“嗯?刚刚?太激动了……不好意思呢。”
她优雅地提起裙摆微微低头——向我致歉。
“不用这样的……我并不在意……”我有些慌张地拉起她。
她礼貌地点了点头:“这就好。”
那只蝴蝶受了惊吓,扑扑翅膀飞走了。
2.
下午的阳光很好,并不刺眼也没有阴沉的感觉。
“真是奇怪呢……埃贝尔娜好像很不喜欢蝴蝶啊。”我低声嘀咕着。
干脆躺在点缀着素色小花的吊床上闭上了眼睛,小睡一会儿也好。
脸颊上传来微微的痒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触碰一般。
“咦?”跟上午看见的一样的蝴蝶,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扇动翅膀。
“啊嘁!”我突然打了个喷嚏,鼻子好痒。
在阳光下飞走的蝴蝶,身后洒下一抹闪着光的粉末。
应该是粉末刺激到鼻子了吧。
我回到屋子里洗了个脸。
这样就好多了……还好没有粉末粘在脸上呢。
吃完晚饭之后,埃贝尔娜跟平时一样坐在沙发上削水果。
小刀轻而缓慢地运转着,一圈一圈地剥离掉苹果的外皮,白色的果肉在灯光下显得富含水分。
“应该很好吃……欧仁妮,尝尝吧?”她低下头打量那个苹果,然后伸出手来送到我面前,如是说着。
“埃贝尔娜……没怎么见你吃东西呢,我自己削一个就好。”我想到了这几天共同的一个现象,埃贝尔娜并没吃东西——或者说是不喜欢在人前吃东西吧。
“嗯?我先放在这里吧……”埃贝尔娜将苹果放在玻璃碗里。
在灯光下近距离地观察埃贝尔娜的皮肤总是觉得苍白,侧脸也显得异常清瘦;脖子上一直围着森系花纹的纱巾。
“啊哈……”埃贝尔娜打了个哈欠,望着我的眼里也带上了疲倦。“我先回去睡觉了。晚安。”
埃贝尔娜如前几天一样向着我到了晚安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真是个生活规律的人啊。我不由得感叹起来。
这种时候看景物,应该跟白天不一样吧。
我拿起了手电筒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繁盛的草丛里并没有萤火虫,反而是白天那些蝴蝶闪着略显冷清的微弱白光。“会发光的蝴蝶。”我伸出手去,想要捉住蝴蝶,但手指居然穿透了蝴蝶——就像是投影那样。
略带失望地叹息一声,我继续向着前面走去。
草丛渐渐消失在身后,面前是高低错落的大树。
树丛里并不像草丛那样有发着冷光的蝴蝶。
月亮继续移动着,从地平线渐渐地到了树梢。
“该回去了。”
醒来之后就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吧。
从床上醒来的我努力打理着沾上了蝶蛹的头发,晚上并没有发现,起床之后就发现了这样的蛹。
地上也散落着从昨天穿过的衣服上掉落下来的蛹。
一只蛹轻轻地颤动着,从里面钻出了一只湿润翅膀的蝴蝶——突然让我没由来地觉得恶心。
甚至是想要呕吐。
“怎么了?你昨天晚上出去了?这么多……”埃贝尔娜这时候打开了门,皱着眉看着散落一地的虫蛹和头发乱糟糟的我。
“好恶心……”我努力地挤出这样一句话,随之流出的是眼泪。
勉强站立起来的身体也无力地跪倒下去。
眼前能看见的事物不断颤抖着,最后在一片眩晕中变为黑暗。
好难受……之后意识也一起中断了。
3.
“你很快就要跟我一样了。”埃贝尔娜的声音几乎是在我醒来的同时响起。
什么?什么一样?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只是徒劳的张着嘴。
“患上这种传染病啊。”埃贝尔娜的笑容变得有些扭曲,“跟我一样,长生不老啊……”
她突然扯下围在脖子上的丝巾。
露出的是一个黑森森的洞,并无血肉之类的东西。
她把一只手塞进了那个洞里,取出了一个与我之前见到的无异的蛹。
“皮还是原来的皮,肉不是原来的肉了。”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悲戚和痛苦——可她并没有流出眼泪或者是怎么样。
“现在就跟空壳一样,被蝴蝶占据整个身体,不需要食物和水源,不需要睡眠。这样的代价换来的长生不老,谁会愿意呢。”也再流不出眼泪。
“埃贝尔娜……”我似乎说不出其他的什么了。
这种时候,我也明白了埃贝尔娜恐惧蝴蝶,拼命掩盖的是什么。
并非长生不老,而且变成空壳。
“这就是,真相?”
原本不是蝴蝶的生物,是蛀虫啊。
埃贝尔娜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,“很快这一切就要结束了。你不用跟我一样承受痛苦了,欧仁妮。”
我听见了火焰灼烧着木质物体发出的劈啪声,感受到了热量。
而后埃贝尔娜坐下来,把头埋进双臂里。
“谢谢。”
我听见她似乎在感谢着火焰。
END


  6 8
评论(8)
热度(6)

© 脑洞少女☆透明子Ver. | Powered by LOFTER